篇首语

「有这样一个地方」

2400多年前的雅典,人们驻足于广场,演讲、辩论关于自由与不朽。他们中有苏格拉底,有柏拉图。那是西方哲学最初的样子。

18世纪的欧洲,人们往来于上层贵族的待客厅,谈论、交流关于平权与民主。他们中有伏尔泰,卢梭,孟德斯鸠。那是新一轮启蒙运动的高潮。

从过去到现在,对话始终是人们寻求知识与共识的乐园,始终是人们生发思考与创造的土壤。多少大师被发掘、多少智慧被开启。

这是最好的时代,因为你无需在熙攘的人群中徘徊,也无需拥有任何身份的象征。有这样一个地方,可以谈古今中外,可以谈功名尘土,可以谈皓月繁星,可以谈正在迸发、正在兴荣、正在苍老、正在毁灭、正在被记得、正在被遗忘的一切。

多希望你还记得执拗如少年的自己,可以暂时忘了升职、加薪、绿卡,拾起当初对世界、对人的好奇与关心。「多明白些道理、遇见些有趣的事」,邂逅「彼时曾相与,不闻天有涯」的知己。

多希望你还没有被新媒体的便捷完全收买,多希望你还没有被碎片化的信息完全惊扰。放下电脑、放下手机、放下Facebook、放下微信。因为人心是古典的。隔着屏幕的对话,毕竟缺了表情、缺了温度,也就不是那古老而令人怀念的样子了。

还能想起上一次能望见彼此眼里的冲动,发生在何时何地吗?还记得上一次放肆而忘我地倾吐,发生在何时何地吗?如果你想不起,实在无需勉强,因为有这样一个地方,任凭你体会这种种。

欢迎来「波士顿文化沙龙」作客。我们相信,过去的光,足以支撑现在的所有,而对未来的自觉足以支撑人度过一生。

雅典学院